首 页 >> 老年园地 >> 正文
【学党史 悟思想】“我非常感谢祖国母亲任何时候都没有忘记自己的儿女”
文字作者:伍冬生         发布日期:2021-06-01

 

摘要:一位普通武汉市民在疫情期间的特殊经历与切身体会,见证了我们的党和政府以民为本、尊重生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执政宗旨和能力。

“我非常感谢祖国母亲任何时候都没有忘记自己的儿女。” 这是引自武汉一位普通的老年人在与远隔万里之外的亲人在微信交谈时的一句话。它表达了一位老人七十多年生活阅历的总结,抒发了对国家的信赖、对共产党的热爱,它也代表了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的心声。究其这句话的起因,还得从武汉发生疫情的事说起。

2019年武汉军运会以前,我与老伴一起到加拿大探亲,帮助儿子照看小孩。2020年1月6日,老伴因有事情需要回国处理,她一个人提前回到了武汉。 我和老伴都是华中农业大学的退休职工,有一独生子不在身边,是典型的空巢老人。每年春节,我们都到武汉市蔡甸九真山敬老山庄住上十天半月,在那里过年热闹些。去年老伴一人在家,更觉孤独,于是在年前就住进了九真山敬老山庄(以下简称养老院)。这是一家民营养老院,客房分布在大小不一的三栋楼房,所处位置在武汉市城郊,属于蔡甸区永安街道。

开始老伴住九真楼三楼,所有老人都是集体进餐,每天还有很多人聚集进行歌咏练习。1月22日前已有疫情传言,23日已被告知老伴住的隔壁房间有人发烧而且已经咳嗽几天了。23日发布了封城令,24日已将隔壁病号(一位70岁女士)送走(是否新冠肺炎或是基础疾病,是否还发现有其他病号,不得而知)。会感染他人吗?

当天,养老院对部分房间做了调整,老伴被转移到另一栋寿山楼121房间。这间房已经住了一位比她小10岁陈H女士,陈H性格开朗又爱整洁,两人相处甚好。虽然政府宣布了居家令,老人们集中进餐如往,唱歌依旧,早晚院内外锻炼、散步如常。老人们会互相感染吗?

随着武汉市内的疫情日渐严重,经蔡甸区政府有关部门检查认为不符合疫情管理要求,并责令对养老院的管理进行整改。从2月5日起取消集中就餐,实行居室闭门隔离,三顿饭菜送餐到室。

2月17日开始连续对养老院的几百号老人进行咽拭子大排查取样,20日核酸检测已出结果。有状况了,老伴和陈H的房间隔壁住着陈H的姐姐陈G和姐夫肖老师。陈G一人的检测结果呈阳性,陈G确实有数天咳嗽现象,宣布结果后立即用专车将陈G送到就近指定的医院隔离观察。陈G会感染他人吗?

到了医院,陈G与另一女士共住同一病房,都属轻症患者,打针吃药继续治疗观察。在医院吃、住、医疗全部免费,伙食很好,陈G还常常拍下饭菜照片给她妹妹看。

过了两天,陈G告诉妹妹陈H说,同病房的病友情况有变,被送到蔡甸的火神山医院去了,陈G的心情有些沉重。那么,跟陈G有过朝夕相处的其他人的心情能够不沉重吗?

2月25日早餐后,医护转运车又一次在寿山楼前空场上停下了。又有谁中招?老人们只能闷在心里想。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下车以后径直来到老伴的隔壁房间,当宣布了肖老师的名字后,这位74岁的老人两只手一直颤抖不止,那反应真像触电一样的快。老人此刻的心态是什么样的一种状况?难以猜测,只见他随后转身进房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上车前,肖老师的情绪已经舒缓下来了,他对我老伴说,后来他被告知属于亲密接触者,还有与我老伴同室的陈H也随车送往一家宾馆隔离观察。至于原来的检测结果仍然为阴性未变。陈H也走了,只留下老伴一人继续坚守阵地。

应该说老伴眼前的处境,情况是相当严重了,我们之间天各一方,鞭长莫及,一切几乎是到了山穷水尽。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宽慰她,加长与她视频的时间,找些我们两人都喜欢听的黄梅剧、豫剧视频发给她。实际上,1月23日封城一开始,我们就约定每天早晚固定时间各视频一次,相互报告安危。

即使是身处危难之中的这位七十多岁的老妇人,她的内心世界却依然充满了阳光、感恩与善良。

只说两件小事。第一,老伴去养老院之前并不知道日后会有封城一事,只多带了一套换洗内衣,外面穿羽绒棉袄就够了,年后初十左右就准备回家的。武汉3月中的气温会逐渐变暖,到时候棉衣就穿不住了。封城何时解除无法得知,老伴一直为外衣着急。

我知道我们学校为了掌握教职员工的安危状况,建立了严格的汇报制度,每天要汇总报学校备案。我们工学院退休群是这样做的,无论人在校内外、还是在国内外,每天必须在网群里报告各人的状况。此外,还专门派了周洪亮等三位年轻的在职干部直接下沉到退休群里,为老者问医开药、解决疑难问题,甚至帮助购买急需品或食物。老伴单位的联系方式有所不同,直接包干到人,她是每天与一位在职的小杨老师联系。

为了解决衣服的问题,我建议她是否可以请小杨老师到家里拿两件外套,借也行,等快递恢复后寄往养老院或碰上可能的车辆带给她。老伴一口否决:“小杨不是负责我一个人。出门风险大,不要麻烦年轻人。”

第二,2月28日我与老伴失联达28个小时,实在无奈的情况下,最后我向我们退休分会负责人李章永老师发去了紧急求助,让他与小杨联系,了解老伴的状况。

老伴知道后批评我说:“政府很不容易,学校都很忙,不要把事情闹那么大影响。” “我非常感谢祖国母亲任何时候都没有忘记自己的儿女。” “另目前武汉新冠肺炎仍很严重,老W(伍字简写,笔者注)没有必要这时候硬往枪口顶,自投罗网(意指回武汉,笔者注)。我目前在九真山基本上很安全,你们父子不要担心,我再重要也没有我的孙子重要,这是我的心里话,请二W心里不要纠结!”“即使是我被送去火神山医院,也会保持与你联系。”“我要是牺牲了,以后回来收拾一下。”听到、看到老伴这些心里话,令人心酸、潸然。

是的,老伴所想所说也不无道理。据我所知,当时我们华中农大的书记、校长都深入抗疫一线为全校教职工安排生活、分派抗疫物资、督查防控措施或解决突发问题,承担着确保一方平安的重大责任。我也知道,地方各级政府都派遣党员、干部直接下沉到抗疫前线,为群众排忧解难。设身处地,作为一个善良自觉的老者,老伴觉得不应该给领导、给他人增加额外的麻烦。

这位老人感恩我们的党和政府“ 始终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养老院里的老人们体会得很深。那里的人多数体弱多病,是弱势群体,也是容易感染的高危人群。在地方政府监管下,老人们在生活上、服务上、疫情防控上都得到可靠的保障,并且严格实行了“应测尽测,应收尽收,应治尽治” 的 “三应”方针。而在实际执行过程中,还是存在一定程度“偏差”,这种偏差可以概括为:“宁可错收一千,也不漏测一人”。我老伴在封城期间总共经历了5次核酸检测,体温监测每天两次。这也是我们的党和政府把人民的生命放在首位的具体体现。

2020年4月8日,武汉解除封城令。直到解封前夕,我老伴的核酸检测一直呈阴性,体温正常。4月5日,老伴由居住地的狮子山街道办和华中农业大学西苑社区办派专车提前接回到学校西苑家中。虽然老伴孤身一人在家,党和政府对每一个平民百姓的处境与安危关怀备至,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忘记他们。对于被疫情阻隔、目前尚未能回到祖国的我来说,看到这些,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中国制度的优越及社会的和谐与温暖。

也正是由于实行了“宁可错收一千,也不漏测一人”的措施,造成国家多收、多治的额外压力。实际上,前面提到的陈G,住院后很快恢复了正常,她并非得了新冠肺炎,实属普通感冒引起的发烧;其丈夫肖老师和妹妹陈H由于“密切接触者”的原因,意外加入了体验吃住免费、护理入微的宾馆隔离生活的行列。或许因为生活太好,国家照顾得太周到,以至有的武汉大妈都舍不得离开方舱医院,这是网传,也是当时的客观现实。只能说明一点,隔离宾馆或方舱医院绝对不是西方政客和媒体所污蔑的监狱、没有人权的“集中营”,而是特殊时期一个个轻松和谐的大家庭。

2021年4月8曰,是武汉解除封城令一周年。我国早已复工、复产、复课、恢复正了正常生活,又迎来一个更加美好的春天。反观西方世界,加拿大安大略省于4月8日宣布第三次封城与居家令,而且正在赶建100个床位的“方舱医院”,到4月底只能先提供20个救治床位。面对第三波疫情来袭,确诊病例与重症病人不断增加,安省省长向其他省份及国外紧急求援,然而成效却不容乐观。而标榜是世界“灯塔”的美国,由于政府抗疫无能导致大量的国民死亡,截至4月19日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达581512人。即使是更迭换届,其国内种族矛盾依然重重,疫情形势持续严峻,复工复产乏力,失业率不减,美帝国主义必然走向衰落已是大势所趋。

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在抗疫斗争中用76天时间迅速控制疫情的成果,向全世界证明:英明的中国共产党具有强大的号召力、凝聚力、动员力、组织力、战斗力;伟大的中国人民具有优秀的文化传统、艰苦奋斗的毅力、勤劳勇敢的精神、团结互助的品德;有优越的社会制度,有党的坚强领导,我们一定能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个新兴崛起的大国必将很快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2021年4月20日于多伦多

个人简介:伍冬生,华中农业大学工学院退休教师。1970年于该校毕业并留校任教,2007年退休,现年75岁。2019年到加拿大探亲,原预订2020年2月1日机票回国,因武汉突发疫情、封城,航班取消。目前,由于加拿大正处于第三次封城期间,疫情依然严峻,仍受阻滞留国外。随着疫情好转、疫苗普及,有望于今年秋季回国。

审核:雷智峰

地址:中国·湖北·武汉南湖狮子山街一号华中农业大学离退休工作部

邮编:430070 电话:+86-027-87280166

鄂ICP备130134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