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老年园地 >> 正文
【学党史 悟思想】在党旗下做共产主义建设的一块铺路石
文字作者:李阜棣         发布日期:2021-06-03

 

——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中国上世纪三十年代出生的孩子都是在战争年代度过童年和少年,我也一样,1930年出生,第二年日本制造九一八事变,武装占领了我国东三省;1937年7岁上小学时发生“七七事变”,日本全面进攻中国,蹂躏我国大地,中华儿女颠沛流离,家破人亡,我一位叔父被日军杀死,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全国人民经过14年的艰苦抗战,取得最后胜利。然而腐败的国民党政府发动内战,中国共产党经过4年解放战争,国民党败逃台湾,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向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新中国诞生。我1949年夏天高中毕业,长沙和平解放后,8月到武汉考大学,幸运地成为武汉大学农学院农业化学系一名学生,终于可以在和平环境里学习了。下面简要回顾我在党的教育下通过完成任务锻炼自己、学习成长的经历,以此庆贺我党百年华诞。

做一个积极上进的学生

位于武汉东湖之滨珞珈山麓的武汉大学,校园优美,历史悠久,名师云集。经历多年战乱并耽误不少学习的我,注册入学后倾心投入了新的学习。同学们来自全国各地,青春年少而单纯,相互砥砺,为建设新中国积极学习,也参加课外活动。到第一学期末有的同学加入了青年团,我也成为了一名团员。第二学年开学后我被推举为青年团农化系支部书记。不久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全国开展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同学们爱国热情高涨,团员带头踊跃报名参军参干,我们系报名人数达到百分之九十八,是全校第一。学期结束时我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政治运动占去部分学习时间,在寒假期间我组织同学补课,老师们热情支持,把耽误的学习内容补回来了。

第三学年开始(1951秋季)我第二次担任青年团农化系支部书记,到第二学期(1952年春季)上课不久,中央政府下达一项重要任务,为了打破帝国主义对我国橡胶进口的封锁,决定自力更生发展自己的橡胶生产,组织技术力量去华南勘探宜林土地,号召植物、土壤、测量诸方面的大学师生参加工作,武大农化系和森林系部分师生被派前往。全国各地前去参加工作的人员在广东湛江集聚,北京大学等许多学校都有师生参加,分别去两广展开工作。在广东省工作的有两个林垦调查大队,即高雷大队和海南大队。大队下面分为中队和小队。大队建立青年团临时总支部,中队设立临时支部。我被指派为高雷大队临时团总支书记。至六月下旬,各小队的工作先后完成,回到湛江进行总结和评功,我被评为甲等劳动模范。完成任务之时,收到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给林垦调查队全体团员的慰问鼓励信。

回到武汉时放暑假了,这时学校有一个重大变化,全国进行大学院校调整,农学院从武汉大学分离出去,与湖北农学院等其他几省农业院系组合筹建华中农学院。当时由于缺少校舍,农化系学生仍在珞珈山学习,直到1953年暑期毕业。同学们热情地表决心,纷纷要求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后来我被留校工作,成为一名教师。

做一个敬业的教师

我从学生成为老师,教学是基本工作,在陈华癸教授指导下从助教开始,一辈子跟随他直至成为教授,继承他主讲《微生物学》和《土壤微生物学》。建立研究生学位制度后,指导硕士和博士研究生。陈华癸教授和南京农业大学樊庆生教授合作主编的《微生物学》是全国农业院校的通用教材,从第五版起他们把主编任务交给了我。上世纪末我被诊断出血液病,生命受到威胁,延误了编写时间,战胜疾病并于2000年退休在家调养身体中继续编写工作,新版发行后于2002年,并获得教育部全国优秀教材一等奖。非常遗憾,我的恩师陈华癸院士这年永远离开了我们。我又于2007年修订了该书第六版,沿用至今。

科学研究也是我们的重要任务,陈华癸教授是我国土壤微生物研究的开创者,我们在根瘤菌的基础理论方面紧跟国际研究的发展,在紫云英根瘤菌的农业应用方面取得显著成效。华中农大微生物的研究还涉及其他农业问题。上世纪90年代初中央农业部在我校建立“农业微生物重点开发实验室”,我被任命为第一任实验室主任,陈教授为学术委员会主任。经过同仁们相继努力,实验室提升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

做一个热心的微生物学人

作为专业工作者和教师,在教学和科研工作之外,还要兼任一些行政管理工作。毕业不久,我在教学之外兼任系秘书,后来接替陈老师担任土壤农化系系主任,要花不少时间和精力。

在校内工作之外,我还参与全国的学术活动和相关社会工作,与国内同仁共事。我先后担任了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审组成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微生物学科评审组副组长、农业部教材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微生物学会副理事长兼农业微生物学科组组长和《微生物学报》副主编、中国土壤学会常务理事兼土壤生物和生化学科组组长。我组织这两个学会定期主办全国学术研讨会,促进我国微生物学事业的发展。

做一个与时俱进的学习者

时代是发展的,新事物层出不穷,只有不断学习才能跟随时代进步。大学阶段虽然学到了一些知识,更重要的是获取掌握知识的方法和能力,这个方面我的老师非常重视,他强调“授人以渔”。不管工作怎么忙,我都不会忘记学习,1956年我被评选为“武汉市社会主义学习积极分子”。学习是一辈子的事,只有不断学习才能与时俱进。

文革十年浪费太多时间,这个时期在国际上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取得长足发展,我们大大落后了,必须努力跟上。文革结束后老师们空前忙碌,工作多,缺少学习时间。我减少睡觉时间,晚睡早起,挤时间学习。白天花一点时间去图书馆把要看的文献资料复印下来,晚上和早晨可以慢慢阅读。新的技术也要努力掌握,如电脑是非常有用的工具,我在运用中学习。我主编教材时写稿和审稿都是自己在电脑上进行,插图也可以在电脑上制作,既提高了工作效率,也运动了自己的手脑。

做一个信念坚定的共产党人

人类的理想社会是共产主义,中华民族的复兴是走向共产主义的重要阶段,是中华儿女梦寐以求的伟大事业。

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我们党的领导地位是在一百年的战斗历程中经受考验由人民选择的。我中学时代常常含着眼泪听老师讲述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的悲惨历史,孙中山领导人民推翻腐朽的满清政府后,仍然是军阀混战,党派争权,人民被人视为“一盘散沙”,没有能力抵抗外敌侵略。中国共产党在1921年的成立,中华大地出现了曙光,我党联合国民党和爱国力量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经过解放战争统一全中国,把帝国主义统统赶走了,抗美援朝战争打败了美国侵略者,中国的建设走上计划轨道,国际地位不断提高,人民扬眉吐气。

中国的伟大复兴是历史的必然

新中国的建立只是万里长城第一步,要永远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须实现民族复兴。我国是多民族国家,有五千年文明史,爱好和平是我们的固有品格。民族之间虽然也有战争,最后还是相互学习,共同发展中华文明,几千年延续发展,没有中断,表现强大的生命力。今天,中国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必然胜利前进,把地球村建设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全世界人民的必由之路。

霸权主义终将走向消亡

帝国主义是拥有铁船大炮的强盗,亚非拉各国是他们攫取财富的对象,中国尤其受害,他们抢劫财物,杀人放火,毁坏文物,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就是他们的残暴罪行,陈列在他们博物馆的大量中国文物就是他们的罪证。不论他们如何凶狠残暴不可一世,终将退出历史舞台。号称“日不落国”的英帝国,已经沦落,残暴心狠的希特勒德国法西斯和好战贪婪的日本军国主义也被人民扫进了历史垃圾桶。今天要做世界领袖的霸权国家也不会有好下场,这是它们的的命运。世界国不分大小强弱都是平等的,不需要“世界领袖”来统治。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穷凶极恶的野心狼!

我是一块小小的铺路石

我从灾难深重的旧社会来到新中国,七十年前的1951我入了党,适逢建党三十周年,那年出版了胡乔木写的《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一书,我学习后写了一篇小文章,被武汉《大刚报》采纳发表。现在70多年过去了,我从20来岁的青年学生成为90余岁的耄耋老人,亲身体验了新旧社会两重天。党是伟大的,个人是渺小的,我愿做一块通向共产主义社会的铺路石,永远跟着党。

(李阜棣,华中农大生科院退休教师)

地址:中国·湖北·武汉南湖狮子山街一号华中农业大学离退休工作部

邮编:430070 电话:+86-027-87280166

技术支持:信息技术中心